乞丐罢宴满汉楼

  阿贵进城后,一直打短工,这里干两天活,那儿干三天活,就像青蛙三跳两歇脚。昨晚,眼看太阳西斜了,阿贵饥肠如响鼓,胃里泛上一阵阵酸水,饿的滋味真难受呀!

  阿贵急了,他决心豁出去当一回乞丐。反正这里是外乡,没人认得他。阿贵捡到半截粉笔,一横心在人行道上写下12个大字:

  找不到活干,求乞5元吃晚饭。

  

乞丐罢宴满汉楼

谁料阿贵盘腿坐在人行道上等了老半天,要不来一文钱。过往行人像看怪物似的瞪了阿贵一眼,就从他身边一晃而过,气得阿贵直骂娘:“没肝没肺的城里人!”

  常言道:天无绝人之路。没想到阿贵这一骂竟把一个贵人惊动了。谁?城建局林局长。此时林局长正徘徊在城建局大门口。他的铁杆哥们安泰房地产开发公司张老板在满汉楼设下饭局,他正在发愁不知该找谁替他赴宴?两天前,他觉得身体有点不适,到医院一查,得了脂肪肝。医生再三交待严禁吃鱼肉蛋之类高蛋白食物。不去,情面上讲不过去。林局长在大门前踱了好久,还没想出好办法,突然,林局长的目光锁定在阿贵身上,是阿贵那一声骂惊动了他。他见阿贵衣服虽旧,还算整洁,人看上去蛮精神的。林局长心中不觉一动,朝阿贵招了招手:“你过来!”阿贵似乎没听见,双眼呆呆地望着。

  “要饭的!”林局长朝阿贵又喊了声,“我叫的就是你呀!”这下阿贵听清了,心中不由一喜:总算遇到贵人了。他忙站起身跟着林局长进入城建局。林局长把阿贵带入一楼更衣室内。

  “把衣服脱了!”林局长发号施令。

  阿贵不知所措,两眼依然痴呆地望着对方。林局长会心地笑了,从衣架上取下一套西装,和颜悦色地向阿贵说明来意:“我是说你脱了身上的衣裳,换上这套西装替我到满汉楼赴宴。”

  阿贵这才弄明白:天上果真掉下馅饼来了!他往后退了两步,又惊又喜:“这怕不妥吧?”

  “妥!妥!”林局长连声应道,忙掏出手机呼唤司机,“我让司机用车送你到满汉楼。别人问起,就说是我外甥,刚从北方回乡探亲。”

  佛要金装,人要衣装。换了西装后,阿贵果然气派多了,也精神多了。这时,窗外响起了汽车喇叭声。

  “这套西装就送给你了,以后你每天都到这里替我出场面。”言毕,林局长从抽屉中摸出一部手机递给阿贵,“喏,这个也给你。现在这年月连乞丐都有手机。”

  小轿车平稳地停在满汉楼前。阿贵下车后拉了拉衣襟后昂首挺胸朝内走去,还没等阿贵伸手去推门,那门自动打开了。到了酒楼里,阿贵蒙了,两只眼睛不够用了。这是什么地方?天堂也没这么华丽吧?只见一个个貌美如花的小姐在迎来送往,轻飘飘软绵绵的音乐在他耳畔响着,天花板上,四面墙壁缀满了大大小小的吊灯壁灯,赛过那璀璨的天河。阿贵辨不清方向,正不知该往哪里走,一位浑身散发珠光宝气的小姐迎上前:“先生是102包厢的客人吗?”一阵浓郁的香气直冲阿贵的鼻子。

  阿贵面朝天花板傲慢地应道:“是!”

  “请跟我来。”那小姐莺声燕语,把阿贵领到102包厢中。

  里面摆着一桌酒席,坐着四男四女。阿贵刚入座,带他来的那个小姐忙紧挨他坐下,紧接着把她大半个身子倚在阿贵身上。初次接触异性,阿贵感到很不自在,又不敢将她推开;再看看周围的几个客人,一个个搂着陪酒小姐的粉颈在喝酒谈天,阿贵也就坦然地入乡随俗了。

  这时,只见张老板一手搂着身旁陪酒小姐的腰,一手指着面前的酒杯:“照规矩,迟到要罚三杯。你舅刚才交待,说你不会喝酒。这样吧,你喝一杯,另外两杯让李小姐替你喝了。”

  阿贵一杯酒没喝完,身旁陪酒的李小姐两杯酒已落肚,脸上不见半点红。听旁边人说那酒叫XO,美国进口的,一杯要几十元呢,然而阿贵觉得像马尿似的,又苦又涩,不及自家酿的米酒香甜可口。

  阿贵刚放下酒杯,热情好客的主人已将一大块肉夹到阿贵面前的盘子中:“猜一猜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  阿贵饿了一整天了,还没品出什么滋味,那肉已囫囵吞枣似的滑进肚里。主人眨着眼故作神秘地一笑:“我敢说你猜不出来。”又含笑给阿贵夹了一块,“这是穿山甲。”言毕,竖起大拇指洋洋得意地自夸起来:“昨夜才捕到的。满汉楼的邱老板挺哥们的,一到手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上一篇:乞丐校书
下一篇:魔术师麻一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