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爱的距离

  几年前亚流刚毕业时,还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大女孩。像她这样的毕业生满大街都是,工作不好找,只能先在县城里租了一间顶楼加盖的铁皮房。没多久,总算在一家地产公司做了售楼员,虽然和所读的专业无关,但被生活折磨得焦头烂额的亚流已经很满足了。

  

母爱的距离

对亚流来说,每天的工作就是对着每一个客人说得天花乱坠,直到夜幕降临再回到自己的铁皮屋里。县城虽然很大,却没有一平方米是属于自己的。每到发工资的日子,亚流总会急匆匆地赶到银行,先存上五百,再给老家的母亲寄去五百,其余的一千就是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。她算计着,这样下来,每年就可以存上六千块,刚好可以买上一平方米。

  这种日子很辛苦,但亚流却像一只快乐的小老鼠一样,忙碌地积攒一平方又一平方的快乐。虽然朋友说,买房子是男人的事情,亚流却想,哪怕结婚了,能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房间,也是好的呀。有一次打电话回家,母亲问起一平方米到底是多大时,亚流绞尽脑汁也不知道如何向不识字的母亲说清楚,最后说:“还记得小时候吗?你走到哪里都要牵着我的手……一平方米,刚好就够我们牵着手站在一起。”

  亚流有一个男朋友,计算机专业的,毕业后也留在县城里。他在一家电脑公司工作,住四人一间的宿舍,拿着和亚流差不多的工资。亚流曾想,两个人一起奋斗,每年可以攒下两平方米了。可没多久,她却发现男友的口中越来越多地提到了另一个女子——他的女老板,单身,长得又漂亮。女人是敏感的,在一次质问中,男友心虚地低下了头:“对不起,我不想再过着每年为一平方米而奋斗的生活了。她很有钱,只要我肯跟她好,就可以少奋斗三十年。”

  亚流从不知道男友这么经不起诱惑。分手那天,她整整哭了一夜。第二天,她眼睛红肿着去上班。售楼部主任看她精神不好,特意将她安排在小户型区,因为那边看房的人少,工作相对比较清闲。

  就在这里,亚流邂逅了徐年。徐年是个干净帅气的男人,第一次见面,他开玩笑地说:“怎么以前没见过你?对了,小姐,你的眼睛这么红,是不是最新流行的彩妆?”话才说完,亚流的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出来。徐年慌了:“你别哭,是我不对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为了表示歉意,徐年坚持要请亚流吃饭。两人聊得特别投机。亚流这才知道,徐年也是一个正在为房子而奋斗的人。前任女友因为他没有房子而离开后,徐年便开始攒钱,只为了买一套小户型的房子。经过几年的努力,徐年终于攒够了首付,够买一套小户型的房子了。

  由于有着共同的目标和话题,两人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,一下便亲近了许多。之后的日子,徐年经常以各种借口约亚流出来吃饭。在无数次的散步后,终于有一次,当徐年握住亚流的手后,亚流并没有像平常一样抗拒,而是羞涩地低下了头。

  一年之后,两人论及婚嫁。谈到房子时,亚流惊喜地发现,把两人的钱凑一起后,刚好够付清一套两室一厅的首付。这样一来,就算结婚后有了孩子,房子也够住。

  不过,买了房子后,手头会有点紧。于是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徐年和亚流都利用业余时间和节假日出去兼职。日子很忙,见面也越来越少,两人心中却都是喜滋滋的。因为,房子越来越近了。

  这天,亚流在县剧院里工作的同学打来电话:“我听说你这段时间一直找兼职,有份工作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?下个星期,我们剧院上演京剧,因为人手少,有一些角色找不到人。一天一百,总共七天,只要你会翻跟斗就行了。”

  亚流是京剧票友,上大学时是京剧社的成员,也学了点东西。虽然上不得大场面,但如果应付一下那种只翻翻跟斗的小角色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因此,亚流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。

  隔天,亚流一下班,便骑着自行车急匆匆地往剧院赶去。一路上心急火燎,不小心和迎面而来的一辆轿车撞上了。虽然对方及时刹车,亚流还是被撞了出去。开车的人坚持要送她去医院,但亚流爬起来,动了动手脚,觉得没什么大碍,想到时间快来不及了,便谢绝了对方的好意,连名片电话都没留一个,就急忙赶往剧院。到了剧院后,她觉得头有些晕,但还是换装上了台。

  台下人头攒动,亚流的角色只是在一边翻跟斗,衬托主角而已。这个角色无关紧要,却一点也不轻松,只见她一个接一个地翻着跟斗,一个,两个……引得一阵阵喝彩。下台后,拿了工钱,亚流觉得头晕似乎没那么明显了,于是也不在意,赶回家中休息。

上一篇:娘的白发
下一篇:五公分的距离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